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河北唐山一法官被小額貸款逼債,自稱生不如死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7月11日 11:40   鳳凰網

原標題:河北唐山一法官被小額貸款逼債,自稱生不如死

【撰文/王瑞文統籌/陳威】近日,大白新聞獲悉唐山市一法官被高利貸逼債,幾欲輕生。該法官稱:自己幫姐夫程某某與其朋友姚某某籌建公司,向親朋及小貸公司借了200多萬元,經營一段時間後,姚某某見利,將其姐夫踢出公司,貸款也不予償還,導致其被小貸公司追債,生不如死。報案一年多了,警方也未告知是否立案。對此,大白新聞(微信ID:dabaixinwen)聯繫到了姚某某,其表示:財產侵佔一事不實,如果屬實,自己早已進監獄。河北省唐山市高新技術開發區公安分局苗局長則表示:案件存在爭議,一直在調查取證。

 

 

圖爲樑慶鬆攝影/王瑞文

被逼還債,法官自稱生不如死

據瞭解,樑慶鬆,畢業於西南政法大學,刑訴法碩士研究生學歷,曾作爲唐山市特殊人才引進到唐山市路北區人民法院工作,爲原唐山市路北區人民法院刑二庭副庭長。

樑慶鬆向大白新聞表示:2016年3月11日,其姐夫與姚某某共同投資成立了唐山利紅商貿有限公司。當時姚某某幾乎身無分文,由於公司成立之初缺少資金,姚某某和其姐夫求自己找藉資金。爲了幫助親戚,自己從朋友手中借款120多萬元,從小貸公司和銀行借款達130萬元。公司在經營過程中一直處於盈利狀態,利潤可觀。

樑慶鬆稱:公司總共投入了近500萬元,成立了11個月,主要是往唐山的兩個酒吧送酒,姚某某在公司成立之前就花了90多萬,特別在其經營期間,招待費最多的一個月花了7萬9千多。

樑慶鬆還稱,姚某某親自開車強堵公司大門,強行趕走公司員工,並換上自己的親信。並對外宣稱唐山利紅商貿有限公司從此與自己姐夫再無關係,公司全部歸姚某某所有。

 

 

 

 

上圖爲合夥協議部分內容(當事人供圖)

樑慶鬆說:“姚某某強行霸佔公司以後,拒絕退還我姐夫的所有的投資款及以我名義給公司所借的所有款項。現在我還每月要給他們公司償還5萬左右的貸款利息,每月5萬元,對於普通公民來說絕對是個天文數字。我現在每天過着被銀行和小貸公司催債的悲慘生活,只要到期不還貸款,小貸公司的專門催款人員甚至用難以啓齒的文字貼滿我住所的小區和樓道,我都有好幾次輕生的念頭,真是生不如死。”

據悉,2017年6月5月,樑慶鬆的姐夫以姚某某涉嫌職務侵佔罪到唐山高新技術開發區分局報案,至今案情無任何進展。對此樑慶鬆表示:自己曾是一名法官,在司法戰線工作了10多年,十分熟悉辦案流程,並且國家也有明文規定,對於涉嫌經濟犯罪線索的報案應在七日內給予回覆。自己牽涉的案件並不複雜,但公安局接受控告後,審查一年多了仍未任何回覆。由於某種原因,自己在去年辭去了法院的工作。

合夥人稱,財產侵佔不實

昨日晚上,大白新聞電話聯繫到了姚某某,問詢此事時,他表示,公司是樑慶鬆與自己合夥開的,與其姐夫並無關係。對於侵佔財產的問題,姚某某說:“我手中有證據,能證明樑慶鬆從北京找到一家公司把錢拿走了。什麼時候接收的帳,我這兒每一筆證明都有。事情講究證據,我也將材料交給了公安和法院。這錢根本就沒到我手裏,沒有任何手續的,我怎麼可能拿走公司的錢?我是一個老百姓,我不懂法,但如果我犯了法,我早就進監獄了,也不可能在這接你的電話。”

警方仍在調查取證

昨日下午大白新聞電話聯繫到了河北省唐山市高新技術開發區公安分局苗局長,苗局長表示:確有此事,該案件一直在查。從一開始到後期,報案的情況一直在發生變化。案件存在爭議,警方一直在調查取證,也經常和當事人聯繫。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