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脫管罪犯再犯新罪致1死1傷 被追責法官自稱替罪羊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5月15日 17:22   鳳凰網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衆所周知,被判刑的罪犯一般是被關在看守所或者監獄裏,但在河南省三門峽靈寶市,有一名被判有期徒刑12年的罪犯,不僅曾脫離管制長達8個月,而且在脫離監管期間,造成1死1傷的嚴重後果。由於作出判決的靈寶市法院,沒有對這名罪犯及時收監或者採取其他監管措施,導致脫管罪犯再犯新罪,靈寶市檢察院以涉嫌玩忽職守罪,將時任靈寶市法院審判監督庭庭長張曉紅批捕。

 

 

張曉紅涉嫌玩忽職守罪於罪犯楊文鵬又犯新罪近一年後,被靈寶市檢察院批捕。

近日,已被取保候審的張曉紅向中國之聲反映稱,自己是這起瀆職案件的“替罪羊”,她並不是那名罪犯的主管法官。並稱,檢察機關的辦案程序嚴重違法。這起瀆職案件有着怎樣的來龍去脈?司法責任該如何追究?

強迫賣淫被判12年,罪犯“被放”持刀羣毆致1死1傷

2015年3月12日,差兩個月就滿21歲的楊文鵬因強迫賣淫罪被靈寶市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2年,主審法官爲靈寶法院少年審判庭庭長張波瑞。但被判處刑罰後,楊文鵬一直處於自由狀態。2015年11月30日,楊文鵬在靈寶市某酒吧附近參與一起羣毆過程中,持刀致1死1傷。

時任靈寶法院審判監督庭庭長張曉紅稱,作出判決後,主審法官未將楊文鵬及時收監執行:“判決後,也沒有采取任何監管措施。這個人確實是有病,應該是有尿毒症。在法院階段是取保的,判決後再收監(這種情況)也是很多的”。

法院作出判決後,一般由主審法官辦理刑罰執行的相關手續。根據我國《刑事訴訟法》及相關刑罰執行程序的規定,對於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必須立即將罪犯交付執行。

2015年3月17日,靈寶法院對楊文鵬案宣判。當年4月1日,仍被放任自由的罪犯楊文鵬以患有尿毒症爲由,申請暫予監外執行。張曉紅說,此前這類案件由刑庭自己受理決定,但2014年12月底,根據河南省高院文件,刑庭收到暫予監外執行申請後,移交審監庭審查:“省高院出臺了一個文件,要求這類案件可以由本院的審監庭來受理。我們院在2014年的12月底要求審監庭來受理這類案件”。

楊文鵬再犯新罪案發快一年後,2016年11月2日,主審法官張波瑞在接受靈寶市法院紀檢組的調查時稱,2015年4月2日少年庭的書記員將楊文鵬一案的全部材料移交審監庭張曉紅庭長,此後,相關材料兩次被審監庭退回。

申請暫予監外執行案件激增,刑庭被指濫用職權

張曉紅稱,退回是因爲他們送來的相關材料,不符合省高院相關文件的受理條件。此外,她還認爲,刑庭有濫用職權、謀私枉法之嫌。張曉紅說:“我們這一二十年裏總共也沒有辦過超過五個監外執行的案件,因爲這種暫予監外執行辦理是很罕見的。陸陸續續這幾個月時間就一下弄了8名罪犯,包括楊文鵬案。這8個裏面,有一多半是醉駕的罪犯。那我想醉駕的罪犯難道都有病嗎? 這人都在外面,是很危險的”。                 

2015年7月,省高院減刑假釋庭庭長張雲龍到三門峽就此類案件調研。張曉紅稱,根據省高院張雲龍庭長的要求,判實刑的罪犯必須先收監。

因超期、文書不全,審監庭拒接罪犯材料

張波瑞向法院紀檢組稱,2015年8月,少年庭將楊文鵬等3名罪犯向看守所交付執行,楊文鵬因患病太重看守所不收,但不出具任何手續。由於沒有看守所的拒收證明,少年庭於2015年10月22日出具情況說明,又將包括楊文鵬案在內的2起案件移送審監庭,但庭長張曉紅仍以沒有看守所的拒收證明不收材料。張曉紅對此解釋稱:“他們這3個案件都是沒有強制措施文書,不符合條件我肯定不能收,我們這個要求有一個強制措施文書他沒有”。

根據2014年8月12日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印發的《關於規範辦理暫予監外執行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的通知,楊文鵬提出申請時已經超過了省高院規定要求的期限,而且少年庭審查後移送來的材料中沒有強制措施法律文書。

“這幾個條件都不符合。當時也沒人來跟我協調這個事。他們庭長也沒有來,院長也沒有跟我協調說這個人確實是收不了,看咱們內部怎麼解決一下”。

實際上,罪犯楊文鵬如果確有尿毒症,成功申請暫予監外執行的可能性很大,但由於看守所不出具拒收的證明,因此從形式要件上無法符合省高院的文件要求。

靈寶法院黨組突做決定:無條件收案

長達8個月的時間內,靈寶法院內部沒有解決好楊文鵬案件的材料移交問題。戲劇的是,就在罪犯再犯新罪的21天前,靈寶法院黨組作出決定,要求審監庭無條件收案。

靈寶法院黨組作出決定的日期是2015年11月9日。張曉紅說,院黨組作出決定後,她一直沒有收到少年庭送來的移送案件的材料:“事後我還奇怪,這有二十多天她沒有給我移送。當時的原因是我還要辦一審案件,我們單位要求結案率是100%。所以說我們那個(分管)院長(張克民)他把那個案件收了之後,想着讓我先結案,放在他跟前就沒告訴我”。

出事後靈寶法院未上報,張曉紅稱自己是“替罪羊”

罪犯楊文鵬的主審法官張波瑞在接受內部調查時稱,2015年11月12日,她把包括楊文鵬案在內的2個申請暫予監外執行材料,移交給審監庭的主管院領導張克民,但送達回證沒有簽字。當年11月30日,罪犯楊文鵬再犯新罪。張曉紅稱,案發後,靈寶法院沒有及時向上級彙報此事。“這個牽扯到違紀和違法了。這個事一直就放在那,就隱瞞了,沒有報。2016年三門峽檢察院的公訴局發現這個案件之後,這時候我們院長(時任院長衛秀萍),直接很武斷地給檢察院回覆就是我瀆職了”。

 

 

三門峽檢察院2016年9月27日向靈寶市法院發出的檢察建議書,建議法院汲取教訓,杜絕再發生類似問題。

案發10個月後,三門峽市檢察院才發現靈寶法院瀆職的問題。2016年9月27日,三門峽市檢察院就此事向靈寶法院發出檢察建議,建議法院吸取教訓,杜絕此類問題再發生。2016年11月15日,靈寶市檢察院以涉嫌玩忽職守罪逮捕張曉紅。

 

 

 

靈寶市檢察院的告知書顯示,2017年1月12日張曉紅涉嫌玩忽職守案就已偵查終結,擬移送審查起訴。

2017年3月左右,時任靈寶法院院長衛秀萍被調離,不久當選爲三門峽陝州區法院院長。而被批捕後的張曉紅,在看守所被羈押三個月後,辦理了取保候審手續。至今,張曉紅涉嫌玩忽職守案,仍在檢察機關的審查起訴階段,已超出審查起訴期限。她說:“應該是依法提起公訴呀,因爲現在已經超期一年了。認爲我有罪你就起訴,你如果認爲我無罪,你就做出不起訴的決定”。

靈寶市法院:沒有把張曉紅推出去承擔責任

張曉紅稱,此案懸而未決,讓她備受煎熬。此前,該案由靈寶市檢察院立案審查,但因張波瑞法官曾在靈寶檢察院工作二十多年,且其丈夫唐洪敏擔任靈寶檢察院副檢察長多年。靈寶檢察院應整體迴避但初期未迴避。舉報後,案件由澠池縣檢察院異地管轄。4月9日,澠池縣檢察院主管此案的副檢察長古玉敏在電話答覆張曉紅詢問案件進展時,這樣表示:“那個案子給市院都彙報過了,還沒有最終確定意見,估計很快就會決定。最終意見經市院來決定,我們也有不同意見,不是一種意見”。

4月10日,三門峽市檢察院的知情人士告訴中國之聲記者,他們內部沒有形成統一意見,此案已上報省檢察院。並稱,案件歷經幾級檢察院審查,一定會有公正結論:“這個現在檢委會也沒有形成一致意見。現在是報請到河南省檢察院了,正在請示當中。省院反饋以後,再給你正式答覆”。

爲何此案在嚴重超期的情況下,遲遲不做出決定,記者以發函、致電等形式多次聯繫河南省檢察院宣傳部門,負責同志4月11日回覆短信稱,“正在瞭解有關情況,稍後聯繫”,此後再無回覆。而就河南省高院出臺相關文件的制度設計,記者希望採訪到文件起草人省高院張雲龍庭長,省高院宣傳處工作人員喬良稱,不接受媒體採訪。

記者想進一步覈實瞭解到的案件基本事實,靈寶市法院回覆中國之聲稱不便接受採訪,並表示法院從沒有把張曉紅庭長推出去承擔責任。“只是說叫她要配合調查。這個事我問了我們紀檢部門了,我們也沒有權力也不可能叫自己人去承擔這樣的責任”。

脫管罪犯再犯新罪致人死傷,當年拒絕將罪犯監外執行的張曉紅,卻成了唯一被追責,受到牽連的法官。而同意“放走”罪犯的主審法官、法院的領導和看守所,爲何都能免責?本案中,檢察機關審查起訴超出法定期限一年多,屬於嚴重的法律問題,爲何不問責?張曉紅說自己是“替罪羊”,她替了何人之罪?中國之聲將繼續關注。

記者:管昕、實習記者:劉穎川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